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
【官能】 【作者:白纸】
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-8-3 18:25 编辑
  
序章 阴险的惨剧

  作者:白纸

  我常在想,痛苦,对于一个神经病来说有何意义?羞耻,对于一个行为异常的人又有何用处?是的,这一切都只是用来折磨一个正常心智的人。

  新鲜空气真好,对于一个离开监狱的人来说,离开这就是抛下奴隶的身分,回复成身为一个人的尊严,可是我一点都不这么觉得,离开这,我没有感到一丝快乐

  我是为了复仇才离开这里的,我要她们付出比死更惨痛的代价!我的双手动脉上早已布满了恶心结疤的刀痕,记不清的自杀经历并不足以表示我所受到的痛楚。

  整整三年多的时间,我是属于崩溃与清醒边缘的,我的嘴吃不进任何食物,必须人喂食,嘴巴不自觉得会流出唾液,连一般牢房都不让我住,我被关在特殊的病房,接着,又被关在暗无天日牢房不断的被鸡奸着,原本是考上X大第一志愿的高材生,如今;我的资料被印上永无法磨灭的烙印 精神病患!!

  我家境原本十分富有,父亲是政商名流的经常人物,名下产业、房屋难数,我们家在南部原本住在富丽堂皇的私人别墅,出入都是些上流人士,身为独子的我,不但拥有高学历,更是所有家产的唯一继承人,但是;所有的事都发生在母亲死后的三个月,一切切都完全改变了!

  起先是父亲续旋,短短的一个月,我就多了一个妖艳绝美的继母,看不出已经34岁的她,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,配上她依然标致得脸蛋跟阿娜的身材,连我都不敢正视她的脸。

  这个新女主人还带来了两个一男一女的双胞胎拖油瓶,年纪都只有七岁,我并没有怪父亲,也没有使脸色给这群突来的外来人,毕竟求学在外的我对这个新家没有丝毫的快乐可言,任何事我也懒得去管,只是由她们对我的眼光中可以看出,她们是多么想将我除之而后快。

  一日,这个继母突然热心的打电话要我回家聚餐,不疑有它的我,只好远从台北赶回台南老家的别墅,到家后;父亲并不在家,连平常走动的四名佣人也不在了,阿姨说今天是要庆祝二妹的生日,一家人团圆不需要佣人,所以请她们先回去了,父亲现在正在路上,她拿了一杯纯净水给我,给我歇歇口准备吃完饭。

  奇怪的事,往常这些视我为眼中钉,财产的阻碍者,现在竟然真的像一家人一样,对我嘘寒问暖,让刚丧母不久的我,心中有些许的暖意,也许是还喝了一些甜酒,只觉有种火热怪异的感学似乎一直在燃烧着我,不久晚饭后,身体已经不舒服到快控制不住了,尽管没吃到蛋糕也顾不得礼数,只好道歉立刻回房

  从来没有这种感觉,我觉得下体异常的坚硬,好象怎么弄它都不会射出来,越来越火热的痛苦感觉让我觉得自己快死了,脑子都是女人的赤裸裸的影像,只觉得快要烧死了一样,惊瞥镜子上的自己,脸红的像关公一样,嘴中不断的滴出唾液,理智似乎离我越来越远。

  我想那时的表情,应该就是一条发情的公狗吧。

  突然一阵清脆的叩门声,那阿姨的小女儿捧着一盘小蛋糕,开了门便进来,先是看到我赤裸下身的那一幕惊叫了一声,接着我只记得我的身体自动的飞扑上去,接下来的,只是短暂的零星片断

  当我在醒过来时,全身剧痛,像要拆散了一般,肚子上疼痛难耐,一阵抽痛后又晕过去,连续反复过了许久才悠悠的痛醒

  我马上发现,我并不是在一般的房间,我的脚上多了一副脚镣,床旁站着两个警察,但我的伤让我很快的又昏睡过去,两天之后,我才知道,我竟然涉及一桩凶杀案!

  阴谋!这一切都是阴谋!

  透过对警官的笔录,我才知道,那天;我被控意图强暴自己年幼的妹妹,并且在与司机和阿姨的争吵下,失手杀死了50多岁的司机,天啊;这是多么天大的阴谋!

  司机身上有多处指纹,都是我的 在警官所播放当时我家所录像的影带中,那时,我的背影竟然在追逐着阿姨的女儿,并与一个模糊的影像追打成一团了,不!那一定不是我 之后三人都离开屏幕的视线,再次照到时司机已经是浑身是血,蹒跚的脚步,走到客厅时,已倒卧在血泊中。

  约过三分后,我的背影跟阿姨与她那宝贝儿子由偏厅中再次进入了屏幕的视线,我两手高举,右手多了一把凶刀,阿姨则抓着我的双手,一副像是在争执一般,之后那柄刀便180度的深插入我的左心肺下面,被推到在冰冷的地板上

  这是多么差劲的阴谋!为何警方都看不出来!!

  之后,我的印象就不是很深刻,因为这时的我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,我只会哭喊着阴谋!阴谋!都是阴谋!

  警方也问不出个所以来,不久后,有一个十分端庄的女人,自称是我父亲请的律师,来问了我许多话,我没有什么话好说,因为这一切都是阴谋,我没做过还有什好说,最后,我只求可以见见我的父亲,可以早日离开这明亮却冰冷的警局病房。

  厄运并没有给我任何的机会,尽管我获得比常人多许多上诉的机会,依然逃不过那贱人的咄咄相逼,她由我的继母,摇身一变成了被害家属。

  接下来是冗长的官司,我直觉得我的办方律师,那气质冷艳的女人,似乎一直在逼我认罪,丝毫不像在为我找生机,一次口角后我才赫然发现,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为我办护的人,父亲的金援就像突然消失了一般,我才察觉到,这一切都是阴谋。

  我无法得知父亲是否安好,我只知道后来的我被判刑10年,我已经万念俱灰了,没有任何人会相信我是无辜的,近半年的官司加上可能的牢狱之灾,已经让我身心俱疲,年幼的心中多想就此了却这样污秽的残生,在宣告罪行那一天,我崩溃了,彻底的绝望让我像疯子一样,在法庭上不住咆啸,呢喃着听不懂的声音

  节二活地狱的死人

  我有些许意识以来,就发现自己竟然倒卧在10多人同住的病房间,并且只有我的左脚被铐在坚固的病床上,病症栏中有一行写着:有强烈攻击性

  我变得消极、越来越胡思乱想,甚至有时会突然失心疯的乱骂,忽哭忽笑,甚至肉体也变得异常,伤口虽慢慢好了,但肉体却火热难念,胸口莫名的疼痛,似乎越来越股涨起来,就像那时在家中发生的事一样,我的脑子里时常就像加了强力胶一样糊成整团,到处都是男男女女赤裸的影像,奇怪的是阳具却怎么手淫也硬不起来,我的身体一定出了什么问题,在焦虑、错愕、惊恐与混乱的模糊记忆中不断射精,意识就好象身在恶梦的地狱中醒不来,何真何假?也不知道丧失理智的在众人面前手淫多久,被那些正常人当成变态任意殴打、辱骂了几千次,慢慢的,我已经不是很在乎了

  伤口痊愈后没多久,我就准备被送出这栋病所了,将送回另一个监所服刑,尽管我是多么努力的装疯卖傻,医师依旧还是开立了一张出院证明提交监所,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,这世上竟然没有半个人同情我,我成了公众茶余饭后消遣得主要对象,就算是当着我的面前,依然可以听到许多咒骂、嘻笑与该死的指责

  因为我是富家子弟之后,身后还关系着数亿元的继承权,因此狱方特别指派一名狱卒随护照料我的饮食,其实他根本就是我继母收买来的凶手!

  被送往监狱的前一夜,我觉得特别清醒,因为一整天他们都没给我东西吃,半夜,这名狱卒突然将我摇醒,问我想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,我惊觉得起身抓住他,但被殴打一顿后颓然倒卧在地,我发现空旷得病房内,竟然没有半个病人,只有我跟他!

  他确定我已经无力还手的程度后,丢了一份旧报纸在我眼前,XXX董事,因为车祸不治死亡,疑家庭纠纷导致 庞大遗产 ,时间XX年9月11号 天啊,照片中的人正是我的父亲!

  我双眼泛满了泪水,只能像蠕动的蛔虫趴地上龊身到报纸的前面,日期竟是发生在我出事的后三天,我发了疯的嚎啕大哭,换来是狱卒一阵无情的饱拳,直到我连叫也叫不出声时,他才悻悻的说道。

  原来早在我被关以后,狱内就收到一大笔的金钱,以加菜金的名义,人人有份每月都有,只道是我的继母怨恨我强暴她女儿,因此要所有人见到我都要俱以羞辱,并且不准让父亲过世的事有半点泄漏到我的耳中。

  事实上,这一切的阴谋都已经达成了,狱卒还幸灾乐祸得说道,非但自己被收买,其实那名办方律师也是,我的家产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由我的继母所得,我早因为精神病被判丧失财产继承权,我只能得到微薄到不行的医药费!


[ 此帖被hu34520在2015-04-15 12:50重新编辑 ]

百站百胜: